覺得彈窗廣告很煩是嗎? 注册 / 登录 就可以無彈窗廣告觀看所有影片啦!

叢林的母子之愛

一架小型飛機冒著濃煙掙紮著向地面衝去,飛機上有一男一女兩人,男人正努力地一邊控制著飛機,一邊向副座上的女人大喊:「快跳傘!快!快呀!已失控了……」女人已驚恐萬狀,淚流滿面:「不……只有……一個……傘……」

男人奮力將機頭向上拉,飛機發動機發出刺耳的尖叫,努力向上擡了擡,利用這一間隙,男人已用熟練的動作將女人往外推了出去……飛機在男人的喊聲中掙紮了幾下,又向下衝去,在天空劃了一道黑線,終於在遠處墜毀。

女人在空中望著地平線那端升起的濃煙,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,暈了過去。降落傘載著暈厥的女人,隨風冉冉飄蕩,地面是一望無際的原始叢林……

十四年後。

暗淡的叢林深處的空地,一座茅屋,茅屋裏出來一個身穿獸皮的女人,她就是十四年前跳傘逃生的香蘭。跳傘後,由於叢林遮天蔽日,使她失去了被營救的機會,但基於生存的渴望,她頑強地活了下來,並使她的兒子得以出生(跳傘時她剛懷孕三個月)經過十四年的叢林生活,她已成爲一個堅毅、勇敢的女人了。

香蘭走出茅屋,順著一條小路來到一個小潭邊,「思強,吃飯了!」她對潭中的男孩喊。

「知道了,媽。」男孩從水裏站起,赤裸的走了上來。男孩十三歲,自小的叢林生活,使他擁有結實健美的體魄,英俊的臉上掛著孩子氣的微笑。

他身上淌著水,「喂!小心!」他一邊喊,一邊用手用力將水潑向香蘭。在這一瞬間,香蘭突然怔住,她彷彿是站在海邊,一個男孩在水中笑著向她潑水,她的心跳了起來。

「嘩!」涼涼的水潑在她臉上,她驚醒了,「思強!」她怒道。男孩立刻收斂了笑容,走到岸上:「媽,對不起,我只是想和你鬧著玩……」

「你怎麼總……」這時香蘭發現兒子赤裸地站在眼前,健美的肌肉上淌著水珠,棱角分明的臉上露出不安的神色,突然她的心又跳了一下,她連忙轉開臉:「算了,快穿上衣服回家吧!」說完,她急忙往回走。思強也忙穿上皮短褲從後跟上,一起回了家。

晚飯完後,香蘭和兒子又恢複了有說有笑,思強又講起了今天的狩獵以及叢林裏的見聞,然後他們就各自去睡了。

一會兒,隔壁的思強就發出鼾聲,但香蘭怎麼也睡不著,「豆豆的朋友又有了一個小猴子,牠真有辦法」、「豆豆又欺負牠的朋友了」……等等兒子講的見聞一直出現在她腦海。「豆豆」是他們以前救的小公猴,而「豆豆的朋友」就是小母猴,所謂「欺負」就是公猴和母猴交媾,這些所謂的稱謂都是幾年前兒子第一次問她的時候,她敷衍的。

而現在,兒子長大了,對原始的傳宗接代活動已産生了朦朧的興趣,在這只有她母子兩人的原始叢林,確是一件讓香蘭爲難的問題。思強以後該怎麼辦呢?另外,今天她看到思強潑水,差一點把他當作自己已故的丈夫。

她心煩意亂,怎麼也睡不著,加上悶熱潮濕的溫度,使她渾身汗水。她輕輕地起來,到思強的房間看看,只見思強已睡熟,身上也滿是汗水,她用布輕輕地擦掉思強身上的汗,突然,她就著月光看到思強的下身鼓起著,將皮短褲撐得緊繃繃的,她的臉唰地紅了,趕忙走了出去。

來到屋外,她的心依然跳得很厲害,她來到兒子洗澡的潭邊,脫掉皮束胸和皮短褲,由於多年的叢林生活,使她的身材異常細腰峰臀,栗色的皮膚、豐滿的乳房和臀部。她下到水裏,清涼的潭水浸過肌膚,産生舒服的感覺,她用手撩著水,身體在水中閃著迷人的光。

當她的手不經意地滑過胸部時,身體産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,這種感覺像一支細流,流經全身,似乎催發了某些蟄伏在身體深處的東西,它們由於被驚醒,而慢慢地滋長、蔓延,在她全身連成一片。)

她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,手似乎被引導著又滑向胸部,當手輕輕地順著乳房的曲線滑動時,她感到自己的乳房已膨脹,乳頭在水裏已挺立,當滑到乳頭時,「啊……」她全身起了一陣顫慄,那些已在體內連成一片的東西變成一張網緊緊地將她包裹住了,她渾身僵硬起來。

「這是怎麼回事……」頭腦中的意念已模糊,雙手不停地揉動乳房,中指在堅硬的乳頭上不停地上下擠壓,「啊……啊……噢……」愉悅的聲音隨著急促的呼吸從嘴裏湧出,同時,雙腿也在不自覺地夾緊,並不停地互相擠壓著,她的雙腿已感無力。

她回到岸上,在柔軟的草地上躺下來,雙手繼續擠壓、揉捏著膨大的乳房,「啊……哦……嗯……」她半閉著雙眼,陶醉在快感中。終於,一隻手從發燙的乳房上向下移動,經過小腹,來到雙腿間的草叢邊,漆黑濃密的草叢掛著水珠,草叢中的蜜洞已在蠕動,並泛出濕潤的光澤。

她的手指分開草叢,觸到蜜洞,「喔……」她的身體立刻弓了起來,好像追逐著手指,手指在洞口週圍不停的撫摸著,身體也不停地顫抖。突然,「啊!」的一聲,她的頭向上仰起,手指在洞口的凸起處停了下來,「就是這裏!」她體內已被遺忘多年的情慾終於被徹底喚醒了,大腦變得一片空白。

手指在凸起的陰蒂上不停地揉動,身體不停地扭著,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手指的動作越來越大,噴薄而出的快感似一排排巨浪,不停地撞擊著她的大腦,另一隻手也同時在大力地揉搓著乳房,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啊!啊……」她囈語著,晶瑩的蜜汁從洞口不停地湧出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蜜洞由於充血和揉搓而變得粉紅,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她的手指分開了蜜洞,向洞內探索,洞內早已淫水氾濫,手指的進入更加刺激了她的神經,意識似乎已經消失,她的手指不停地在洞裏攪動,淫水順著大腿一直淌到草地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快感的巨浪狠狠地撞擊著她,她彷彿是一葉孤舟,在巨浪中翻滾、顛簸。巨浪一面撞擊著她,一面不停將她向空中拋去,「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快啊……快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的身體在草地上劇烈地扭動,上身已弓得不能再弓。

終於,巨浪將她高高地拋起,送到了浪尖,並向高高的懸崖撞去,「呃……啊!」她彷彿被撞碎了,身體被分解成無數塊向宇宙散發開去……一切又恢複了寂靜,只有她依然保持弓著身體的姿勢,長髮散亂,手還放在蜜洞上,躺在被她弄得淩亂的草地上……

過了很久,香蘭悠悠醒來,天已很晚,全身有股酸軟、疲憊的感覺,恍如隔世,卻又那麼的新鮮。她又靜躺了片刻,忽然發現自己還在潭邊的草地上,連忙起身,穿上衣服,趕快返回茅屋,慶幸的是,思強還在酣睡。

她輕輕地回到自己的床上,在緊張、疲憊的心情下進入了夢鄉。她彷彿覺得自己又回到了那座海邊別墅,正躺在躺椅上,曬著太陽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「香蘭,你在這兒!」只見一個少年微笑著向她走來。「阿強!」她驚叫起來,這不正是她日夜想念的愛人阿強麼?她跳了起來,跑到他面前:「你還活著?阿強!你還活著?!」說完便飛身撲到他的懷裏,大哭起來:「你爲什麼不來看我?爲什麼離開我?爲什麼離開你的兒子……」

阿強只是笑著摟住她,捧起她的臉,輕輕地說:「我再也不離開你了,我永遠和你在一起!好麼?」然後,輕輕地吻起她的嘴唇。「嗚……」她漸漸陶醉在他的親吻下,她雙手纏繞住他的脖子,以更加狂熱的熱吻回報。

香蘭的大腦一片空白,她渾身發燙,下體濕潤起來,她修長的腿不自覺地擡起,勾住他的腰,「嗯……」她呻吟起來。他抱起她,將她放到躺椅上,而她用期盼的眼神看著他,他又深深地吻她,雙手不停地撫摸她的全身……她彷彿飄在雲端,已感覺到下體流出的液體,她無比激動地期待他進一步的行動。

繼續閱讀
下一篇: 色情漫畫店的老闆娘

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